折枝继佩

我的浪漫和极端 都拿去

“我常常想一个人怎么会如次迅速的失去爱恋呢?”

“毕竟当心脏仍然还在热烈跳动的时候,就好像是每一次你攥紧对方带有温度的手,脑海里想着的都只有永恒这两个字而已。”

对她和对我来说都是如此,


女朋友的鞋,女朋友的外套,女朋友的背包。

同款润唇膏,秋天味道的混香,新出的口红色号;

头像、背景、一根共享数据线连接两台手机一样的指纹和两个人抽的同一包烟。


融入进别人的生活里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婷朵】英仙座流星雨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仿佛要为这场漫长又单调的灰色旅途中添上些色彩,有些人就是生命里短暂的光。
光标的末尾停在最后一个句号,因为敲击键盘的手在这里顿格了。
冯薪朵合上藏在黑夜里没开灯房间中散发出幽幽荧光的笔记本屏幕,开始望着窗外的雨,脑海里的思绪随着开头的那句话漫无目的地飘离。她想到明天晚上有英仙座流星雨。

叮,她身后手机屏幕的光震烁了两三下,是一条新的短信提醒。
发件人来自黄婷婷。


“来我们婷婷接着喝啊。”
孔肖吟嬉笑着又给黄婷婷的杯子里满上一杯啤酒,泡沫是恰到好处老江湖的三七比例。明明是眼前的后辈请的客,她也还是乐得借机使劲给人灌酒。
奈不得对方是敬重的前辈不好推辞,黄婷婷抿一小口泡沫混合了黄澄澄的啤酒,转头出神的盯着窗外的雨景发愁。

“她到底怎么还不知道我在钓她???”
忍住憋了没笑,叫小孔前辈来的意义就在这里,谁知道正直的小直男后辈在私底下也会有抱着一腔暗恋的花招,明面上不敢追却在休息日下班后硬拖着她来借酒消愁。

“哎我说婷婷,明儿不是听说有什么流星雨么?你约冯薪朵去看看呗,大作家不是最喜欢这种一起看日出什么的浪漫心思。”

所以拖着在周五的夜风里吹了一整晚醒酒后有点头痛的自己,黄婷婷回想起这一切都是酒过三巡以后半醉不醉时候发生的事情。

自己真的约了冯薪朵去看流星雨?
黄婷婷睁大眼睛,外头四五点钟日暮的光照进来,同电子机械不带感情的冷调一起晃进眸子里。她又揉了揉眼睛。

冯薪朵居然还就回了个“好”?!
行吧。好歹没有睡到第三天才发现错过了时机,或者大晚上冯薪朵蹲在身边问自己怎么现在才醒。
那样也不赖,大概。


略有心机的后辈黄婷婷荡在路上的时候还提了一盒以夜宵为名理直气壮的草莓泡芙过去。

她鼓起勇气敲了大作家不怎么隐秘房子的普通的门,提心吊胆地打招呼走进去,意外顺理成章的被欢迎,又一言不发地跟在冯薪朵身后朝楼顶上去。天台是一片空地,也是偶尔会喊上陆婷她们一起烧烤的圣地。在晚风温柔的拂过两个人姣好的素颜之前,黄婷婷满心期盼的跟着冯薪朵走上去。
她聆听着自己和对方偶有重合一级级跨过台阶时闷闷的轻音,觉得那好像就是自己心脏快要跃动出胸膛,骨子里的爱慕渴望也攀附着酒精开始肆无忌惮燃烧起来的声音。

这缓慢的细微的声音,在黄婷婷耳廓边流动的血液里听起来无比巨大。


“我不冷,谢谢前辈。”黄婷婷婉拒了冯薪朵好心递过来同一条毯子的邀请,开始想如果接受了哪怕脸红还能不能以酒精上头当作借口为凭。

她们各自找了舒适的地方躺下来,就好像两个人现在之间不尴不尬却贴近了的距离一样让黄婷婷觉得短暂安抚的惬意。她想晚风刚刚好,月亮正在此时才悄悄地准备挂上柳梢;她想自己抬起头时望到的云层算不算太厚,夜空泛起的边缘究竟是蓝色还是单纯的黯淡灰色。

她想到天空中遥远的启明星,和冯薪朵侧脸上几颗同样动人的痣,她想到在她年轻二十载单一色调还未望见终点岁月中徒然因心动而跳跃鲜活起来的人生意义。

她们那天晚上没等到流星雨。


第二天黄婷婷有意识的时候天空还是灰蓝色的,太阳惫懒般的沉寂在地平线下面。她看见自己身上盖着的是昨天晚上冯薪朵的外套。

我也没等到冯薪朵。黄婷婷想。
她睁开眼睛,一边想着怎么样气氛应该礼貌地挽回,黄婷婷惊讶的发现冯薪朵的嘴角是弯弯的向上勾起的,她仍然保持着微笑,回过头来叫黄婷婷。

孔肖吟说,她不是不喜欢你。

懒洋洋趴在栏杆上的时候,黄婷婷想起了孔肖吟身为前辈曾经说过的话。
是这样的吗?


清晨不比昨夜的风,当第一缕阳光升起的时候,它捎带着缱绻的力道迎面吹起她们的发梢,黄婷婷的视线就这样顺流直上,对上了冯薪朵的目光。

她们会发现两个人的目光里同样地盈满了太阳无私赠送的温暖的光,那日光里裹挟着初升朝气般不言而喻的爱意与温柔。


正如孔肖吟所说的那样,大作家冯薪朵总不过时喜欢着这种俗套而经典的场面,并且正如每一个漫无目的地在人生中探索着的作家一样,这也绝不仅仅是她最喜欢的唯一事物。

她们一起等到了日出。

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假如你重新点开新建的文档,你会发现后续已经被人悄然无声的添上了。
你要去抓住你生命里注定的光。


黄婷婷没有等到圣洛朗的眼泪。冯薪朵背对着她,他人难得一见的笑得更开怀了。随即敛正了嘴角转过身去望着黄婷婷的眼睛,好像妄图在其中寻找出流星划过的痕迹。

于是黄婷婷终于听到冯薪朵开口了,她好像是第一次这样真切的看着她,耳边清晰回响起她带着笑的声音。

“我只是在等你先开口说你喜欢我啦。”


但黄婷婷终于等到了她想要的。

“八月是所有的事物,也只是一种事物。”
望美人,继日光。

摄影:我
出镜:@江南Yan_啊颜 / wuli昱
应该要是秋高气爽,更合美人心意的季节了。

卫宫家今天的饭 奶汁烤菜
自调sauce另外只有细pasta换成了西式饭

p2还有烟熏培根鸡蛋加芝士

角度太心动了!

Amor_1105:

20180629 SHA✈️CTU Departure 陆婷